曼松:低调的王者

曼松:低调的王者 《普洱府志》:“清雍正十三年,普洱茶由倚邦土千总负责采办,定倚邦山曼松所产之茶为贡...

摘要

《普洱府志》:“清雍正十三年,普洱茶由倚邦土千总负责采办,定倚邦山曼松所产之茶为贡茶,年解贡茶百担”。

曼松,说到普洱茶就永远绕不开的名字,如果说倚邦是涅槃的凤凰,曼松绝对是凤凰冠顶最醒目艳丽的翎毛。

曼松,一座被众多传说迷雾一般包裹着的神秘古茶山,一个历经鼎盛繁荣却又没能躲过历史车轮碾压的古老村寨,一片代表着见证着云南普洱茶走向历史巅峰贡茶园,千百年光阴,不知演绎了多少荡气回肠的恩怨情仇故事。今天,随着茶虫茶痴们对曼松古茶园不断的深入探秘,那些关于曼松贡茶的好,曼松贡茶的少,曼松贡茶的奇渐渐被揭开神秘的面纱。

曾经的皇家贡茶,曾经最贵的普洱。曼松贡茶茶区录属于古六大茶山倚邦象明乡内,倚邦本地茶叶以曼松茶味最好,有吃曼松看倚邦之说。古代皇帝指定五大茶山中的曼松茶叶为贡茶,其他寨茶叶概不要。曼松茶叶质厚味美,其味甘香可口,饮后神志清醒。曼松贡茶区因茶叶品质内涵丰富,加之产量“年解贡茶100担”而得名。

茶马古道旁的倚邦老街(曼松属于倚邦)

曼松贡茶茶区,也叫茶王子山,因曼松老寨所在的山上,有座王子坟。

两个“王子山”的传说:

当地公开的传说是:清康康熙年间,吴三桂剿灭南明李定国,南明家族逃散时,一位16岁少年在家仆帮助下,避开官兵追杀,逃往曼松投靠贡茶王之孙。贡茶王的孙子一家为掩护该少年,对外谎称其是“患怪病的义子”,举家迁往四家寨避难。16岁少年死后,贡茶王之孙才向曼松人公开其真实身份:该少年是南明王朱由榔的王子,并带村人将其埋在山顶,还为王子坟挖了防护沟。此山便被称为“王子山”。

另一个版本:南诏国王(唐朝)从始祖细努逻到最后一代舜化止,前后经历165年,历十余代王。南诏国统治范围广及今云南全境和贵州、四川、西藏,以及越南、缅甸的部分土地,必然派出使臣管辖各地。今曼松所在的象明彝族乡,在南诏时,不属于最边远的地区。导致南诏覆灭的郑买嗣(南诏权臣),从通海、元江一带发兵,南诏王子逃难的路线应该是从景东、普洱到倚邦,顺河谷南逃至曼松的彝族聚居区。从姓氏演变的角度看,南诏王室本姓蒙。亡国后,分别改姓左、罗(与“倮”同音)、字。而曼松绝大部分是香堂人,以罗姓、李姓居多。李姓在南诏时为官宦人家,一直与蒙姓皇族通婚。所以南诏王子逃到曼松,不管是地理通道还是族缘关系,这从表面上看也说得过去。至于埋在王子山上的王子究竟是谁,南明王的“王子”可能性极小。

王子”的传说,说明“曼松贡茶”很悠久。以“王子山”为代表的曼松种茶史,不仅仅始于明清,至少可上溯至南诏(唐朝),因为那时已有“土贡”。曼松仍然在书写新的传奇白色的茅草花一丛又一丛,在王子坟周边摇曳:是祭奠还是期待?在王子山和背阴山的古茶园里,茶马古道静静地躺在群山之中,昔日的山间铃响和马啼声已经成为昨天的故事。

泪水的甜度

象蜂蜜水一样甜的曼松贡茶并没有给曼松的村民带来蜜一样的幸福,清代末期,由于贡茶任务太紧,约300担(皇室的100担,和其它各级官吏索要的200担),合现在9吨多,以曼松王子山方圆8公里的面积实在难于承受,所以茶农把大多数茶树砍掉、烧掉,有的家族就此逃难,再也没有回到曼松村。

1942年,已经十分嬴弱的倚邦再遭厄运,攸乐山的攸乐起义攻进了倚邦,战火将倚邦烧了三天三夜,几百年筑就的古镇,无数精美的建筑全部化为灰烬。这场劫难使倚邦元气散尽,无法再振,几百户人家迁移他乡,空凉的倚邦在大山深处渐渐被人们遗忘。几十年过去了,至今倚邦已仅有30来户人家,大多为茶商的后裔,他们守护着祖宗的茶园不愿离去。(曼松是倚邦古茶山的一个村)喝着极甜的曼松贡茶,心里全是泪水。

如今这片曾经辉煌的古茶园,衰落了。曾经的贡茶园,竟看不到一棵粗大挺拔的古茶树。只是在王子旧居周围,稀疏生长十多棵乔木型的大叶种茶树。往昔的兴旺氛围已成历史,那座被盗过的王子坟,剩下的王子旧址,仅存很少的一排奠基石台,很难让人想起曾经的辉煌。

每年曼松贡茶产量极为稀少,根据当地老百姓说年产不过10来公斤在普洱中是顶级精品。大多数家庭都只有几两,最多一家有四公斤。

2018-07-26 20:04:51 - 江城子 发表于 昆仑说茶 - 2018-08-10 23:08:15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