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村亿元假茶案启示录:你以为假茶只是现在才有?

芳村亿元假茶案启示录:你以为假茶只是现在才有? 珠江播报新闻图 编者按:本文由“弘益茶道美学”公众号授...

摘要

珠江播报新闻图

编者按:本文由“弘益茶道美学”公众号授权说茶网转载发布,其他媒体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以下为原文:

近日,作为普洱茶最大的交易市场,广州芳村破获了一起涉案金额巨大,涉案茶品天量的假茶事件

先对事件做一个简单回顾。据珠江播报一篇名为《广州警方破获特大制售假冒知名品牌茶叶系列案》的报道:从2018年1月开始,广州警方连续3次开展收网抓捕行动,共捣毁假冒茶叶销售档口5个、仓储窝点9个,抓获涉案人员13名,缴获假冒品牌普洱茶饼共12.4万多饼。经估价,涉案价值超过1亿元。经查,该团伙长期以明显低于市场价格,销售假冒中茶牌、大益牌普洱茶饼,从中牟取暴利。据两家茶叶公司反映,该系列案所查获的假普洱茶数额,是两家企业有史以来查获涉案价值最大、数量最多的。

假茶事件,可以看做是普洱茶市场乱象的一部分。作为市场的参与者,遵纪守法是底线,这种触犯法律,侵害消费者权益事情,应该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但令笔者好奇的是,假茶是今天才有吗?假普洱是现在才出现吗?答案是否定的。

龙井茶鲜叶

先从假龙井讲起,时间是明朝万历年间,400多年前的假茶事件。冯梦祯在《快雪堂集》中记载了一段自己买到假龙井的故事:“昨同徐茂吴至老龙井买茶。山民数十家各出茶,茂吴以此点试,皆以为赝。曰‘真者甘而不冽,稍冽便为诸山赝品。’得一、二两以为真物,试之果干香若兰,而山人及寺僧反以茂吴为非。吾亦不能置辩,唯物乱真如此。茂吴品茶,以虎丘为第一。常用银一两,购其斤许。寺僧以吴茂精赏,不敢相欺。他人所得,虽厚价亦赝物也。”

在这段记载中不难看出,假茶问题在明代就已经很突出,要不是徐茂吴依傍自己的品鉴能力,可能就被茶农以及寺僧所欺骗,用高价依旧买到假茶。

龙井茶

假茶现象不可能只存在龙井茶区,像历史上的名茶如洞庭碧螺春、云南普洱茶、福建武夷茶都存在类似情况。

100多年前的号级茶时代,普洱茶有名茶庄,都受到过不同程度假冒、仿制。直观的物证,就是现在还在留存的茶叶筒票中。

乾利贞宋聘号的筒票中有以下内容:云南乾利贞普茶政府立案商标。春尖、乾利贞宋聘号、货真价实。本号在云南普洱易武山开张,捡提细嫩茶叶采造,贵客赐愿,请认平安如意图为记。(文字从《号级古董茶事典·普洱茶溯源与流变》一书图片识读)

而在同时期的杨复聚号筒票上,则写得更加明确:杨复聚茶号。低伪太多,谨防假冒。本号精工捡提细嫩大芽,加重x头,自造杨复聚普茶,发行xx,远近客商所信用,近有无耻狡徒,往往以低伪假茶,冒充本号招牌,希图财利,欺罔列翁,特请民国政府注册保护以飞x为商标,旧时x飞,内票一律停用。惠顾诸君务希x明,x不致误。本号谨启。(x为笔者无法识读字,文字从《号级古董茶事典·普洱茶溯源与流变》一书图片识读)

从这两张具有防伪性质的筒票中不难看出,假冒伪劣茶在100年前,也是很普遍。

甚至在1913年,还出现了普洱茶造假大案,还进行了商会公审。根据现存文献档案,梳理案件过程如下:段醴泉和他的工人黄小斋用别人喝过的水茶、云南景谷茶和贵州茶来假冒长春号、瑞丰号、六合春号、福记、宋寅号、同庆号等大号。贵州茶则是张建基从贵州运来,在昆明蒸压成圆茶,再贩卖到曲靖一带。据黄小斋交代中,他们还用道地的普洱茶和水湿、霉变的烂茶打堆后一起上甑子蒸,然后揉成圆茶,再放上假冒商标或者是图记

公断处决的结果为:对主犯罚款、私刻图记当场销毁、不得再制作假茶、充公贵州茶叶、不得将贵州或者其他的地区野茶运到云南贩卖、也不准假冒图记

2018-07-26 20:04:47 - 茶小乖 发表于 弘益茶道美学 - 2018-08-10 23:08:37 最后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