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安民《老班章》:“陈升号”茶企创始人陈升河

马安民《老班章》:“陈升号”茶企创始人陈升河 原编者按:作者饱含深情地书写了“陈升号”茶企的创始人——陈升...

摘要

原编者按:作者饱含深情地书写了“陈升号”茶企的创始人——陈升河先生。他懂茶爱茶,而且在用心做茶。他对普洱茶的坚持和坚信,大有“任凭江湖风浪起,我自巍然不动”的豪迈气概。他对老班章人的真情和宽容,更有“欲与天下茶人圆茶缘”的人生情怀。所以,他赢了!赢得舒心,赢得理直气壮!

陈升号”

要面见大企业家一般都很难,最容易的是打开企业的网页,基本情况一目了然。除了那些文字是实实在在的,还可以看见企业领导人的有关图片。

陈升号”的领导人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那张面带微笑而又有些沧桑的脸庞。

在清朝末年,有一个很出名的人物,叫曾国藩。中国当代最有名的两个人受他的影响最深。一个是毛泽东,一个是蒋介石。

最典型的就是1947年的重庆谈判,当国共两党的两个伟人解不开死结的时候,两个人都在花园中读同一本书,两个人又不期而遇,两个人读的书都是《曾文公全集》。

可见,曾国藩对中国当代的影响已经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

应该说,曾国藩最擅长的是相术,而且他特别相信,还把多年的研究著成一本叫做《冰鉴》的相书。

这本书就是专门讲人的面相决定他的内心、他的行为和他未来的前途。

曾国藩非常看重人的面相,甚至他对人的好恶,外人看来是无缘无故,但是,在他的《冰鉴》里都可以找到答案。

陈升河的面相曾国藩的《冰鉴》里就属于上上相,是属于有富贵之前途的人。

虽然这些说法在马克思的唯物主义观点中属于唯心主义,无稽之谈,但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就有上至殿堂下至民间广为流传的故事,那就是钟馗。

钟馗的故事非常简单。

钟馗是唐朝德宗年间的一个才华横溢,盖世天下的书生,由于相貌丑陋,虽然考中头名,德宗皇帝以他相貌不佳为由,就是不钦点他为状元。钟馗一怒而起,怨天咒地,触柱而亡,一缕阴魂飘至天庭,找到玉帝讨个说法。

玉帝面对钟馗叹了口气:“唉,德宗根本不懂面相,你乃天、地、人之正神像。”玉帝朱笔一挥,钦赐钟馗为三界之正神,他可以上天,可以入地,可以在人间,是一个跨越三界的正神,他手中的打鬼鞭是可以敲得响的正义铁骨。

可见,中国的传统文化对相术的理解就比马克思的唯物和唯心主义丰富得多了。

按中国传统的说法“相由心生”,就是说你如果有一颗菩萨之心,面相就会挂出慈善之笑。

这种说法我认为是有道理的,一个人如果老是心中结恨,面相肯定难以展示笑容。从这方面来说,我更认为中国的这些传统说法更有它的道理。

图为:《老班章》《普洱茶命运交响》著作者马安民

在“陈升号”的网页上,陈升河所露出来的尊容,虽然两鬓挂着岁月的斑白,但是,面上都呈现出宽容的微笑。

陈升河涉足茶的历史很长,但是,他真正的辉煌是他走进了云南的丛山峻林。

云南有着最悠久的种茶历史,有着当今世界上最环保、最优质、最受追捧的古树茶资源。这些资源,更需要一个个响当当的品牌。

做品牌要具备雄厚的资金实力,需要非常懂茶爱茶的专业素质,还要有像大山样的胸襟。

陈升号”到目前为止,可以算得上是云南普洱茶界的一个品牌。为什么这个品牌要以“号”字级来冠名呢?

我带着一种猜测,一种跨越时空、跨越地理的疑问,来追寻一种合理的答案。

2006年,“陈升号”果断的买下了勐腊县易武镇的“福元昌号”旧址,并花巨资修缮一新。

事实上,从康熙、乾隆一直到光绪年间,云南出现的“号”级茶是中国普洱茶最繁华、最兴盛的一个历史时期。

即使是现在,你走进易武古镇,那种岁月流在青石板上的痕迹是最沧桑的,从那些古建筑上,你也可以遥想当年的繁华。

陈升号”名字的由来,恐怕也是从这种历史沧桑中悟出一种同感,而以“号”字来寻找一种延续古今的茶缘。

在乾隆年间,就有了“同庆号”,道光年间有了“车顺号”,而“福元昌号”也仅仅是在光绪年间创立出的一个品牌。

在当年繁华喧嚣的茶市中,在“号”级茶的历史中,“福元昌号”既不是最早,也不是最晚的茶号。

我一直纳闷“陈升号”在众多的老字号中,为什么唯独青睐“福元昌号”?

余秋雨先生在《品鉴普洱茶》一书中这样论述:元昌号在光绪元年(1875年)创立后,又在光绪中期到易武古镇开设分号而建立了福元昌号,延绵到20世纪还生气勃勃,成为普洱茶的“王者一族”。

我终于明白,“陈升号”为何要买下福元昌老宅,又花巨资重新修缮,那么,这种行为也就表明“陈升号”的励志,就是要做当代普洱茶的“王者一族”。

2018-07-26 20:04:47 - 南嘉木 发表于 0 - 2018-08-10 23:08:35 最后更新